「我很会做爱」清大硕士开课

「我很会做爱」清大硕士开课

「我后来发现,我是一个很会做爱的人!」徐豪谦说。

他是清华大学社会学研究所的硕士生,也是情趣玩具公司「异物梗色」的讲师,讲的是男体口交与肛交,教导学员怎幺「做」才舒服、轻鬆、降低风险。在课程报名页面上,写下「经口的屌不下1000根」的惊人记录,课程中为求真实,甚至连现场的「教具」,都找小鲜肉全裸上阵。

「我很会做爱」清大硕士开课

为什幺会有这样的课程?

徐豪谦其实早想做性爱教学。他笑称自己「交手」过的对象非常多,还经常被对方称讚,「他们会忍不住说:欸,你真的很会耶!」发现自己擅长做爱后,徐豪谦开始思考,那是不是能让更多人性爱品质变好?或更进一步,让难以启齿的「性」不再被特殊化,冲撞社会结构。去年(2017)台湾本土的情趣用品公司「异物」找上他合作,一拍即合。也陆陆续续地教过了三百多名学员。

性爱就像做菜

徐豪谦说,我们社会上有一种观念,叫做「性爱不用学」。

他听过很多人说性爱有什幺好学的,不就是交到了男女朋友,裤子一脱,接下来就是本能了吗?但徐豪谦说:「性爱就好比做料理,一个从来没做过菜的人,不看食谱、没有人教,让他每天炒空心菜几个月,也不可能变成大厨。」

我们从小接受的正规健康教育,只告诉我们「如何安全炒菜」,却没有告诉我们怎幺「炒好菜」:「不会生病很重要,但做爱做得爽也很重要啊!」

系统化、可操作的方法

学校不会教,又难以向身边的朋友启齿讨论,很多人不知道该怎幺让对手舒服,除了看A片「自学」之外,只能上网盲目搜寻。但每篇文章写的都不一样,让人越看越是雾里看花。

「很多文章说帮男生口交要吹、要吸,但你怎幺知道是要怎幺吹、怎幺吸?」徐豪谦把自己的心得整理起来,把方式系统化:「比起你真的去约砲、花费很多时间和金钱成本好吧......何况很多人不考虑约砲,那你就听我上课。」他不是要学员硬记招式,而是每个步骤都详细解说,讲男体构造、讲是什幺机制让这件事「爽」。这样学员才能一通百通,知道如何让彼此的性爱更圆满。

「我很会做爱」清大硕士开课

所以课程在做什幺?

无论是讲肛交或口交,徐豪谦一定是一步一步来。上课当日,他会一一解答学员在匿名问卷上提出的问题。例如讲口交,他便解释口交为什幺会爽?答案是挤压和包覆感。偏偏很多人爱的「深喉咙」正好完全缺乏这两项要素,「所以除了心理的满足之外,深喉咙是没有特别爽的啦」徐豪谦说。

当然,课程会这样讲,就是要教比深喉咙爽、又更轻鬆的方式。现场一一破解错误的印象后,徐豪谦就请「教具先生」登场,直接以人体阴茎说明敏感带、再讲解该如何用口腔刺激这些地方。

参加课程的女学员其实不少,让徐豪谦最有成就感的一次课后回馈,是有女学员上过课后,回家对男友实做,说她第一次体验到让男人在自己身下舒服低吼的成就感。他补充,每堂课的学员性别比例都不一定,但女学员普遍比较愿意问问题。徐豪谦开玩笑说,带班的感觉真的很像大学教授,一问台下有没有问题?你就得到很多尴尬不想被点到名的眼神。

▼讲解口交时,徐豪谦会请学员伸出手指,体验他示範的几种口交方式。

「我很会做爱」清大硕士开课

「我不要一根假屌在那边」

听闻过徐豪谦课程的人,最惊讶的就是:「所以真的是一个男生露出阳具,躺在那边喔?」不只如此,连口交教学他也是「亲力亲为」。

他说,会请真人模特儿有两个原因:一是真实,再好的假阳具,都不可能100%还原人体的细节。徐豪谦课上说男性的快感跟包皮也有关係,但假阳具就不可能有可翻动的包皮。「我上课这样示範,模特儿真实的反应也让学员可以了解更多。」

另一个原因则是想要冲撞社会对于裸体的偏见,虽然是性爱工作坊,但裸体不代表就是色情或淫乱。徐豪谦说,有些学员课后上网发心得文,也是表示「一开始看到裸体觉得很害羞......但教学进行一阵子之后,那个感觉真的是很专业的,就不尴尬了。」

▼徐豪谦正引导学员寻找前列腺。

「我很会做爱」清大硕士开课

▼现场可能会遇到的「教具先生们」

「我很会做爱」清大硕士开课

「我很会做爱」清大硕士开课

自从徐豪谦开课,网路上声音不少。有些老一辈搞不懂这活动在做什幺,看到相关报导觉得「不太道德」;另一方面,好奇想去的人也不少,还有些人误会上课是不是直接现场在做爱。

「其实也是有一点社会倡议的心态啦,」徐豪谦说,希望这样的课程可以让难以启齿的「性」不再被特殊化,让性成为一件可以被谈论的事,会在课程中请裸体模特儿登场,也是同样的理由。

而且,他也希望让大家都学到一些一辈子受用、可以带着走的心法。他说,如果开这个课、让越来越多人学会舒服的做爱技巧,这样一路传下去,就变成一个正向循环,「这样我遇到烂砲友的机率应该就会变小吧!」

徐豪谦还开了一个粉丝专页,叫「精yi求精:徐老师的性爱教室」,专门教大家提升性爱品质,他说,目前课程学员的年纪多半落在30岁上下,现在大家忙着上班加班,真的很难有时间去钻研性爱,甚至累积经验值。

或许有一天,「昨晚床上怎幺样」也会成为一个能在公众场合,茶余饭后闲谈的话题,酸酸们觉得,活在这样的社会,是否会更自由呢?

花枝与小伙伴的愉快日常】←从深海来到陆上工作的花枝枝,擅长吐槽,最喜欢写奇奇怪怪的东西。今天也为了海陆交流而努力发文,快来参观花枝家吧!

 

相关文章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