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秘横澜 观测香港风云变

神秘横澜 观测香港风云变 山顶建筑——横澜岛的主要建筑物都建在山顶,下面就是斜坡。(刘李林提供/谢伟豪插图)神秘横澜 观测香港风云变 猪吻狗石——这个海蚀拱的外形,就好像左面的猪和右面的狗在接吻,所以被称为「猪吻狗石」。(刘李林提供)神秘横澜 观测香港风云变 山竹蹂躏——去年超强颱风山竹把南岛的码头吹歪了,连接小岛的小桥也被吹断。(刘李林提供)神秘横澜 观测香港风云变 灶君留守——这个灶君位于岛上山腰的厨房,是登山楼梯必经之路。(刘李林提供)神秘横澜 观测香港风云变 滑车轨道——横澜岛上的滑车轨道,昔日负责把物资由海边运上山顶,但自从直升机坪启用后,这可能是岛上最先被废弃的设施。(刘李林提供)神秘横澜 观测香港风云变 燃料缸——这几个大缸就是岛上的燃料缸。(刘李林提供)神秘横澜 观测香港风云变 发电机——由于以前岛上没有电力供应,要自行发电,当年使用的发电机仍然留在岛上。(刘李林提供)神秘横澜 观测香港风云变 直升机——来横澜岛工作的人员,一般会在湾仔乘直升机登岛。(刘李林提供)神秘横澜 观测香港风云变 (明报製图)神秘横澜 观测香港风云变 神秘横澜 观测香港风云变 神秘横澜 观测香港风云变 神秘横澜 观测香港风云变 神秘横澜 观测香港风云变 神秘横澜 观测香港风云变 神秘横澜 观测香港风云变 神秘横澜 观测香港风云变 神秘横澜 观测香港风云变

横澜岛的名字相信大家不会陌生,天气报告中经常听到横澜岛的能见度多少、风速多少,我们即使不清楚小岛在哪,却每日听到来自岛上的气象数据。这个昔日有工作人员驻守、监察本港气象和海域的小岛,位于香港东南端,但因人手工作已全被机器取代,现时岛上的人已全部撤走,只留下各式各样的设施及建筑物,成为历史研究的宝藏。

北岛满布裸露岩石

一般市民到访横澜岛,大多是跟随个别团体举行的导览团登岛。这个位处香港东南海域的小岛,与内地水域内的黄茅洲、蚊尾洲等小岛,一直肩负监察本港气象和海域的前锋角色。随着电脑、通讯设备、测量器材等取代人力,横澜岛现时已属无人荒岛,但岛上仍保留很多具历史价值的建筑物。

横澜岛分南北两小岛,中间由一道阔约10米的水道分隔,而南北两岛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。先说北岛,这裏植物极少,全岛满布裸露的岩石。据西贡的老渔民说,颱风到来时,海浪可以打到岛上的山顶。2018年超强颱风山竹肆虐全港之后,岛上的石景有部分也见被移动。

南岛「先进」百年灯塔

相反南岛长满植被,绿意盎然,山顶建有天文台及海事处的设施。当中最具历史价值的就是启用的灯塔,这座灯塔由当时的清政府海关辖下的灯塔部门委託法国公司兴建,採用当年最先进的一级双闪信号灯。据政府资料显示,灯塔以石油为燃料,其旋转的照明仪器浮于水银上,达每15秒旋转一次的速度。灯塔初期由上海的中国海关管理,但随着新界于1898年租借予英国后,于1901年元旦交由港英政府接管及操作。

可惜灯塔在二次大战时被日军破坏,由于横澜灯塔位处航道重要位置,因此在二次大战结束的同年,即1945年随即修葺。根据古物古蹟办事处资料,横澜灯塔以铸铁建成,高16米, 并漆上红白两色。在宣布被列为法定古蹟。除了海事处派员驻岛,管理灯塔的日常运作,天文台自1952年起也在岛上设置气象监测站,但到1964年,据闻因应人手编制精简政策,海事处职员兼任记录气象数据的工作,天文台职员也撤走了。直至 1989 年气象站完全自动化后,驻岛工作才完全结束。

灶君缠根守厨房

在偏远小岛工作,当然不轻鬆。有曾在岛上工作的海事处老员工回忆,除了要连续驻守3星期才可离开横澜岛,日常生活也遇到不少困难,例如物资的运送,昔日都是由海路送到岛来,再经滑车轨道运上山顶。到了1970 年代,岛上加设了直升机坪,运送工作才变得简单。同时期,政府为宿舍加装冷气、雪柜、发电机等,留守横澜岛员工的生活才得到改善。一直到了1989年8月,气象数据已可自动回传天文台,灯塔也开始自动化运作,横澜岛才结束近百年有人驻守的历史,岛上设施,除灯塔及气象仪器,再毋须继续服务,日久失修下渐渐步入废墟年代。

横澜岛的遗址,某程度反映出昔日资源不足下,员工的生活及工作环境面貌。由于岛上没有淡水供应,所以在建筑物屋顶设有雨水蒐集设施,以解决水源问题,另地下也有大型水缸以储存用水。同时,为配合发电机的运作,岛上加设了大型燃料缸;加上一些专为海事工作而设的设施,令横澜岛的建筑物有其独特的面貌。

据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海事处前员工表示,岛上办公室和起居设施,因荒弃多年,现已破烂不堪。虽然设施大多採用洋式设计风格,但某些地方也见到传统中国文化,例如现在仍可以在岛上找到唯一的中国式神像。该名海事处前员工补充,神像是当年有人特意「请」到横澜岛,被视为岛的守护神。经历年月变迁,今天这尊神像已经与大树根部紧缠一起,藏身于不起眼的山腰位置一个荒弃厨房之内。说到这裏,相信大家都猜到这神像就是灶君吧,也由此可见当时留守横澜岛的员工多幺关注这偏远小岛的伙食问题。

奇石「猪吻狗」掷「骰子」

说到登上横澜岛,政府人员及维修工人定期乘搭直升机来工作,而一般获准登岛的人或团体,则大多只能从水路前来。经历去年山竹蹂躏后,岛上唯一的码头已被吹歪,变成高低不平,连接码头和岛的桥已沉在水底,登岛变得不容易了。

虽然登岛不容易,但离远乘船眺望,还是可以欣赏不错的景观,例如北岛的天然海蚀拱「塞水口」,远看似一只猪和一只狗在接吻,所以又称「猪吻狗石」。在北岛东岸有一个海沟,上面夹着一块状似骰仔的方形大石,有人叫它「骰子拱门」,外观有点似挪威的天然奇蹟石景——谢拉格伯顿石(Kjeragbolten),相当特别。

横澜岛,即使经历无数次风浪的洗礼,继续默默守在香港的东南方,而其独特的位置及功能依然有着无可取代的地位。

文:刘李林编辑:梁小玲

电邮:feature@mingpao.com

RELATED
    禁区範围:登横澜参观须申请睇片游横澜

相关文章阅读